• 1935年2月28日

    遵義戰役中林彪的“一字令”

  • 1935年3月15日

    覃應機茅台沽酒 “不差錢”

  • 1935年3月18日

    紅軍借著茅台酒興機槍打敵機

  • 1935年1月7日

    “第一水馬司令”與“曾保堂開水”

  • 1935年5月24日

    “哭”出來的遵義籍第十七位強渡大渡河勇士

  • 1935年1月15日

    毛澤東“擴大”遵義會議

  • 1935年1月9日

    周恩來遵義“反貪”

  • 1935年3月16日

    不喝三碗茅台不過崗

遵義戰役中林彪的“一字令”

1935年2月28日,遵義戰役打響。紅軍的作戰部署是:紅三軍團主力在紅花崗、老鴉山高地阻敵;紅一軍團迂回敵人側後,包抄敵人後路。國民黨中央軍吳奇偉部第五十九師、九十三師,與紅三軍團在老鴉山和紅花崗展開激戰。蔣介石下了死令,為打好這一仗吳奇偉也玩了命。防守老鴉山主峰的是三軍團主力部隊十團。在敵優勢兵力、火力不計傷亡的輪番攻擊下,該團損失嚴重。團長張宗遜負傷,參謀長鍾偉劍犧牲,敵五十九師攻占了老鴉山主峰。老鴉山主峰丟失,不僅居高臨下威脅十一團紅花崗陣地,而且直接威脅遵義城的安全,三軍團在連續作戰、損失較大的情況下,已無法調集反擊力量。

遵義城出現丟失危險,戰局千鈞一發!

而此時的林彪,卻率紅一軍團沿著遵義城東南的山腳,迅速繞到敵人側翼一個山梁上。部隊隱蔽集結好之後,林彪坐在一個山峁的突出部,兩手舉著望遠鏡,全神貫注地向著南麵觀察,那裏正是敵人後續部隊來的方向。據當時和林彪一起觀察敵情的紅一軍團偵察科長劉忠後來回憶:

情況確實是萬分嚴重啊!被包圍在新城的敵人看到援軍開到之後,突然活躍起來;繼續增援的敵人正在不斷地湧來;向我三軍團攻擊之敵正在不斷地前進;還加上討厭的飛機,擦著山頭輪番騷擾;丝瓜视频看污片下载安卓版的毛主席、黨中央、軍委,都在城關的附近住著;丝瓜视频污片app无限看破解版的三軍團正在那邊浴血抗擊。要是丝瓜视频看污片下载安卓版抗擊不利;要是敵人來個內外夾擊;要是……,我當時真的不敢再往下想,焦急得象坐在針紮的氈子上一樣。

但我看看軍團長,他還是穩健地坐在原地方,舉在手裏的望遠鏡,好似粘在他的眼睛上。子彈不住地在他身邊飛,槍炮聲一陣比一陣緊,這些仿佛都與他無關,他隻是一動不動地觀察著前方。他這時在想什麽呢?他在作何打算呢?周圍的同誌在這種情況下,誰也不好去攪擾他,都集中精力注視著他的神情。

而須臾之間,戰局卻突然發生了轉折,已經得手的吳奇偉部突然失手,占領老鴉山主峰之敵在莫名其妙之間轉入防禦。

原來此時林彪已經命令一軍團從水師壩地區向敵人側後出擊,尖刀一般直插忠莊鋪吳奇偉縱隊指揮部。林彪作戰,極善於捕捉戰機。待吳奇偉將全部力量重心都壓向老鴉山、紅花崗前三軍團陣地時,林彪立即命令以逸待勞的一軍團一師、二師,迎著公路像兩隻猛虎一樣向敵軍指揮部排山倒海般衝殺下去。迫使公路上運動的敵人突然掉頭往回跑,敵軍整個陣線頃刻發生動搖。

這是遵義戰役的關鍵一刀,一刀就對準了敵人心髒!吳奇偉縱隊指揮部周圍沒有剩下多少部隊,林彪這一刀整得他實在是苦。他隻有丟下部隊,帶著身邊少數人員狼狽逃竄。占據老鴉山主峰的敵五十九師居高臨下看得清楚,發現縱隊指揮部突然溜走,料想不妙,於是不敢大動,隻得堅守。說是堅守,心勁早已不堅,黃昏時便被三軍團打得翻滾下去。在紅軍的猛打猛掃下,失去了指揮官的敵人沿著來路向烏江狼奔豕突。

看見一、二師的勇士們用迅雷不及掩耳的衝擊力量,向迎麵的敵人縱隊展開猛攻,戰鬥的中心很快便起了變化:敵人的飛機、敵人的大炮,以至敵人的全線部署,似乎一下子全都陷入混亂狀態。向前看,一軍團的部隊向敵攻擊,勢如破竹。向側後看,原來攻擊三軍團的敵人潰敗下來,亂如黃蜂。這時的劉忠,想到林彪剛才的沉著和冷靜,不禁心中自言自語佩服道:“原來林軍團長所想的是這樣啊!”

他正在回味著軍團長的指揮遠見時,突然看見林彪提著望遠鏡,邁著大步走了過來,離老遠就喊:“劉忠,你來!”

劉忠連忙跑過去。林彪順手把望遠鏡往山坡上一放,從皮包裏掏出拍紙本,撕下兩片紙,拿出紅藍鉛筆,先畫了兩個箭頭,標了一、二師的符號,又畫了一根藍橫線,顯示出一條烏江,再畫出一根紅的直線,當著公路。軍令內容,就是寫在紙上麵的一個大大的“追”字。同時,林彪還標示了各師的集合地點,並在下麵寫了一個“林”字。接著,他又快速畫了同樣的一張,一起遞給劉忠說:“快派人跑步送去,給一、二師首長。”林彪命令:二師向南追,以烏江為界;一師向西,沿鴨溪,白臘坎方向猛打猛掃。劉忠回問:追多深?林彪答:可以追出100裏。

劉忠拿著兩個紙條,飛也似的找通訊員。命令送到了,追擊開始了。隻聽見部隊裏到處在喊著:“追呀!猛追呀!不顧一切疲勞,把敵人追到烏江裏去喝水呀!”英勇的紅色戰士們,忘記了饑餓、忘記了疲勞、忘記了黑夜的降臨,一鼓作氣向敵人緊追、猛追、窮追。

遵義戰役中被打垮的吳奇偉部五十九師、九十三師,參加第五次“圍剿”以來從未敗過,這回卻被一軍團追得全軍潰亂、建製崩潰、喪魂落魄。即便逃過烏江的部隊,重武器和夥夫擔子行軍鍋灶也一律丟光。吳奇偉過江後,見北岸紅軍追兵甚急,直逼江岸,不待其餘部隊過江,便下令斬斷了浮橋保險索。1000多名官兵被甩在北岸,做了紅軍的俘虜。吳奇偉帶過烏江兩個師,隻帶回來一個團,這使得他在江邊大哭了一場,而紅軍卻取得了長征以來第一次大捷遵義戰役的勝利。

(本文選自作者所著的中央文獻出版社2014年9月版的《遵義會議100“趣”》一書,作者係遵義會議紀念館研究室主任、研究館員。)

覃應機茅台沽酒 “不差錢”

1935年3月15日魯班場戰鬥進行期間,毛澤東作出了在茅台三渡赤水的決定,軍委即命令三軍團第十三團偵察連為先頭部隊,向茅台方向偵察前進,相繼占領茅台渡口,然後掩護工兵架設浮橋,以備紅軍從茅台渡口過赤水河。接到命令,偵察連連長韋傑、指導員覃應機立即率隊出發,16日拂曉前趕到了茅台。茅台守敵黔軍侯漢佑殘部聽說紅軍到了長幹山,早就於12日率隊撤去赤水,隻留第七團侯向儒部的一個連駐守茅台。紅軍先頭部隊到茅台,首先擊潰這個和仁懷縣民團督練長徐必成率領的一個民團分隊,將徐必成擊斃,俘獲人槍數十,並迅速控製了茅台鎮和赤水河兩岸。

茅台鎮坐落在寒婆嶺的一麵坡上,赤水河從山坡下流過,鎮上幾乎全是低矮的茅棚,居民絕大多數是衣衫襤褸的窮人。偵察連住在鎮上山窩裏的一家造酒作坊的老板家裏。早晨,偵察連指導員覃應機和連長韋傑察看了鎮內外的地形之後,正走到街上,向幾位老人詢問鎮裏的民情,通信員跑來報告:在一家酒窖裏,發現了滿滿一窖茅台酒,司務長請示怎樣處置?覃應機和韋傑邀上幾位老人,一起趕了過去。

才走到酒房門口,就覺得異香撲鼻。走進房裏,燈光之下,但見半人高的大圓缸一個挨一個,滿滿一屋,少說也有四五十缸,缸蓋都密封著,隻有靠近門口邊的一個酒壇蓋子被打開了,酒香就是從那裏飄溢出來的。

覃應機和韋傑向老人們了解這家酒房的情況,問哪些是新酒,哪些是陳酒。老人們給他們一一指點。隨後他們吩咐連司務長,那一缸原先已經打開了的酒誰也不準喝,把它分給大家,用來擦擦身子,泡泡腳,好鬆鬆筋骨。另外新打開一缸陳酒給大家喝,但不能喝醉。喝不完,還可以用水壺裝上一些帶走,其他的保護起來,不準動。同時,覃應機對司務長說,丝瓜视频污片app无限看破解版的政策是保護工商業者,拿酒要付錢,你先把丝瓜视频污片app无限看破解版現有的錢拿出來,不夠就打條子。

發現了酒房以後不久,鎮上老百姓又引他們找到另外兩個酒房。他們像對那家酒房一樣也將它們保護起來,並且對替老板看管作坊的人說:“丝瓜视频看污片app買賣公平,你們不要害怕。”

上午吃飯時,炊事班給大夥加了菜。菜香加酒香,吃得十分熱鬧,會喝酒的喝了,不會喝的也嚐了。覃應機和當時都不會喝酒,也都嚐了幾口。大家你幫我,我幫你,用酒來擦身子,又都泡了泡腳,然後躺下休息了一會。起來時,大家都頓覺神清氣爽,腰腿靈便了許多。

下午,渡口的浮橋還未架通,偵察連就奉命先行乘船過河去執行新的偵察任務。臨走之前,覃應機交代司務長把那兩缸茅台酒移交給後麵來的部隊。

長征中紅軍在茅台鎮掏錢沽酒的戎馬往事,覃應機在五十多年後故地重遊時,居然再次親耳聽聞——

1987年9月,覃應機重訪茅台鎮。仁懷縣政協副主席86歲的周夢生老先生陪他前往。周老先生是當地人,紅軍長征過茅台鎮時,周夢生正在仁懷縣中樞鎮兩級小學當校長。由於對紅軍早有所聞,知道紅軍保護貧苦百姓,尊重知識分子,因此紅軍過來時,他沒有躲避,一直留在鎮上。覃應機問他:“記得部隊到茅台時,丝瓜视频看污片app連隊住的是一處山窩,那裏街一片茅棚,是一家造酒的作坊。周老可知道有這樣一個地方?”周夢生忙說:“有這個地方,那是當年華家的作坊。那時茅台鎮上有三家造酒作坊,除了華家,還有王家和賴家。丝瓜视频看污片下载安卓版可以去看看。”

到了茅台鎮,周夢生引覃應機到了那一處山窩,那裏果然是他記憶中的那個地方,隻是茅棚沒有了,山窩也已被人們填平,蓋起了新房屋。房屋門簷上寫著“茅酒老窖”四個字。這是現在茅台酒廠的庫房。周夢生告訴覃應機:“這裏就是當年華家的酒窖,曾經發生過紅軍沽酒的故事……”說來就有那麽巧,這故事的前半段,正是當年覃應機所在偵察連的經曆;後半段,是偵察連司務長把酒移交給後續部隊以後的事。周夢生說:“後來,這三家酒房的酒陸續給過路的紅軍沽盡了。紅軍過去以後,老板回到家來,看到酒房的酒缸都空了,很是傷心,但有人告訴他,缸裏有銀洋,他忙取了出來,數一數,正好是這缸酒的價錢。老板一缸一缸看去,每一個缸裏都有一包銀洋,立刻變得又驚又喜,滿眼淚花。另兩家老板回到家裏,房裏的酒缸也空了,但他們有的也找到了銀洋,有的拿到替他們看管作坊的人交來的光洋和借條。”

周夢生知道覃應機是紅軍長征中的一員,但他怎麽也想不到覃應機恰恰就是當年沽酒的紅軍中的一個。當覃應機告訴他的時候,周夢生樂得抓住覃應機的手不放,連說:“幸會!幸會!”

周夢生所講述的紅軍茅台沽酒“不差錢”的曆史故事,在由長征時擔任紅軍總政治部敵工部幹事李誌明創作、中國青年出版社1957年出版的《長征詩草》一書中的詩歌《茅台酒》裏,也有真實的反映:

沒有月亮沒有星,踏過沙河爬過山嶺,公雞啼叫天發亮,紅軍走過茅台鎮。

眼發花來頭發暈,人在夢裏夜行軍,想喝一口茅台酒,解解疲勞爽爽心。

茅台酒呀噴噴香,一瓶一瓶擺在窗台上,看著酒瓶心裏癢,不敢走近窗台旁。

情願喝喝涼水清清口,不要為了喝酒失人心,人心有錢也難買,人民的利益記在心。

(本文選自作者所著的中央文獻出版社2014年9月版的《遵義會議100“趣”》一書,作者係遵義會議紀念館研究室主任、研究館員。)

紅軍借著茅台酒興機槍打敵機

葉蔭庭,1915年生於江西於都,1931年參加紅軍,先後擔任紅三軍團特務團通信員、中央軍委警衛營排長、教導師機槍連長等職。建國後,任軍參謀長、副軍長,沈陽軍區後勤部副部長,旅大警備區副司令員、顧問等職,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長征開始時,19歲的葉蔭庭剛從紅軍大學高射機槍訓練班結業,擔任中央軍委警衛營機槍連連長。為了對付經常在空中耀武揚威的敵機,葉蔭庭帶人自己動手,將4挺漢陽造30節式重機槍,裝上硬雜木支架、瞄準鏡和測遠器等配件,改造成代用高射機槍。

在強渡湘江的激戰中,這4挺代用高射機槍初試鋒芒,取得擊傷敵機一架的戰果。可惜的是,這架敵機中彈後,拖著一道長長的黑煙逃掉了。

1935年3月18日,中央縱隊在茅台過足酒癮後,於茅台渡口第三次渡過赤水河,行進在茅台鎮附近蜿蜒的山路上。這時,敵人已被遠遠甩在後麵,可敵機卻緊追不舍。紅軍部隊到達長壩槽時,突然前方傳來“滴答答、滴答答”防空警報號聲。隊伍馬上疏散隱蔽到了山路兩旁的叢林中。一會兒,3架敵機淩空而至,盤旋一陣後,就開始轟炸,丟下的炸彈像一大群黑老鴉飛墜在山林中,立刻掀起衝天的煙塵。敵機從半空俯衝下來,對紅軍戰士掃射一陣,又急急的衝上天空。待紅軍隊伍集結行進時,又追攆上來射擊騷擾。如此反複,氣得紅軍戰士牙癢癢的。

更為可恨的是,敵機反複幾次之後,欺負紅軍沒有高射炮等重型武器,奈何他不得。為了更為準確的射擊紅軍,飛機飛得又低又矮,機翼掠過連飛行員囂張的臉都看的一清二楚。這讓紅軍部隊中出現了較大的傷亡。戰士們個個義憤填膺,趁著酒興,紛紛向擔任機槍連連長的葉蔭庭請戰。可是,打不打飛機,事關中央縱隊目標暴露與否,按規定,必須要有總參謀部的命令。

這時,警衛營營長楊梅生風風火火地趕到機槍連,向葉蔭庭傳達了總參謀部命令:“迅速占領陣地,痛擊敵機,掩護中央縱隊安全前進。”

“是!”葉蔭庭迅速觀察一下敵機盤旋的航線,指著附近最高的一棵樹,命令道,“以這棵樹為火力中心,一排兩挺‘高射機槍’東西隔25米,二排的兩挺‘高射機槍’南北相隔10米,馬上作好戰鬥準備!”

4名射手都是班、排幹部。為了更有效地發揮火力,葉蔭庭親自操起其中的一挺高射機槍。通過“偏偏簧”,葉蔭庭看到敵機已進入我預定目標。這時觀測員舉著測遠器喊道:“敵機高度180米,速度70米/秒。”

“打!”葉蔭庭在“打”字一出口,就扣動了扳機。

“嘩——”4挺代用高射機槍組成了交叉火力網。頃刻間,天空發出了一聲刺耳的怪叫,葉蔭庭定神一看,真漂亮!一架敵機冒著濃煙,翻滾著向山下栽去,“轟”的一聲巨響,茅台鎮下騰起一道火光和一團濃煙。

山林中頓起一片歡呼聲。另兩架敵機見勢不妙,夾起尾巴,哀鳴著逃走了。

戰士們檢點機槍,一共僅放了85發子彈。酒意尚存的戰士們興奮說:“這才叫喝過茅台酒,機槍也能打下飛機來!”

此戰開創了長征中我軍擊落國民黨飛機的先河。紅軍總政治部主任王稼祥代表黨中央親臨部隊慰問。他說:“你們打得好,打掉了敵機的威風。現在,不再是丝瓜视频污片app无限看破解版怕敵機,而是敵機怕丝瓜视频看污片app了!你們開創了紅軍擊落敵機的先例,要好好總結經驗,向其他部隊推廣。”

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機關報《紅星報》,也在1935年4月5日出版的第13期第二版上,以《紅軍在茅台擊落敵機一架》為題,對此事作了特別報道:

捷報,本月18日,蔣敵黑色大飛機一架低空飛至長壩槽,被我警衛營防空排射彈八十五發,擊落在茅台附近。

報紙上還配以紅軍擊落飛機的漫畫,形象地再現了當年紅軍借著茅台酒興,打下長征途中第一架敵機後意氣風發的喜悅心情。

當年奉命鎮守茅台浮橋讓主力部隊通過的紅軍幹部團上幹隊政治委員莫文驊,在1980年冬回憶這些往事時,寫自由式詩《憶茅台》三首:

橋上健兒猛進,軍後強敵急追。

神速靈巧繞一回,殲我心機白費。

天空鐵鳥下蛋(彈),地麵塵土紛飛。

解除警報敬一杯,品嚐茅台香味。

三日護橋驚險,晴天隻盼夕暉。

和衣含笑三分醉,來日行軍早睡。

該詩後選入《莫文驊詩詞選》,由書目文獻出版社1985年7月出版。在其中第二首詩裏,莫文驊不無興奮地追憶了當年紅軍借著茅台酒興機槍打敵機的崢嶸往事。

(本文選自作者所著的中央文獻出版社2014年9月版的《遵義會議100“趣”》一書,作者係遵義會議紀念館研究室主任、研究館員。)

“第一水馬司令”與“曾保堂開水”

1935年1月7日淩晨,紅六團一營營長曾保堂率部詐取遵義城。進城後,曾保堂等一邊做群眾工作,一邊查封軍閥、地主和資本家的財產,開倉濟貧。由於敵人逃跑前曾破壞了電廠,曾保堂便找到了電廠工程師,並動員了一批老工人,在進城的第二天晚上就恢複了供電。受盡國民黨黔軍軍閥侯之擔剝削奴役之苦的遵義群眾,看到紅軍紀律嚴明,厚待百姓,不禁歡天喜地,紛紛慶祝解放。而紅軍如神兵天降般強渡烏江、智取遵義的勝利,更是在群眾中傳為美談。老百姓紛紛走出家門,成群結隊,想看看進城的紅軍是什麽樣子。有的還滿街尋找“水馬”,碰到紅軍就問“水馬司令”在哪裏。

“沒啥子特別,身上全是爛泥巴。”不過,即使看到了紅軍,百姓們還是圍著不走,因為自烏江那邊打起來之後,逃到這裏的黔軍都說,渡烏江的紅軍個個身穿“盜甲”,騎著“水馬”,在烏江江麵上行走如履平地。後來紅軍才知道,原來敵軍為了掩蓋敗績,四處散布謠言,說紅軍是“水馬”幫助過的烏江。

為了迷惑敵人,鼓舞士氣,紅六團通信主任劉正故意在營長曾保堂的房門上,寫上“第一水馬司令部駐此”九個大字。結果百姓們把這裏圍了個水泄不通,要求看看紅軍的“水馬”和“盜甲”是什麽樣子,他們還想看看“第一水馬司令”長得是不是人的模樣。曾保堂拿出一頂鋼盔給他們看,他們不滿足,非要看水馬和盔甲不行。曾保堂故意逗笑說:“水馬盔甲是軍事秘密,不能看!”可曾保堂走到哪裏,他們就圍到哪裏,說他是“第一水馬司令”,能“飛簷走壁”,那麽高的遵義城牆一蹦就上來了。曾保堂想,這正好是個宣傳群眾的機會。於是,他對大家說:“丝瓜视频看污片app共產黨和蘇維埃政府,是領導窮人翻身解放的;丝瓜视频看污片app紅軍是工人農民自己的隊伍,丝瓜视频污片app无限看破解版一不拉夫,二不派款,三不打人罵人,要打的隻是王家烈、侯之擔這樣的軍閥惡霸、土豪劣紳。希望大家組織起來奪回自己的勞動果實。”“第一水馬司令”的話,不時被群眾的掌聲所打斷。

同時,看到部隊缺少補給,曾保堂還利用自己是“第一水馬司令”,是遵義百姓爭相一睹為快的“名人”,做起了生意:把爆米花和糖拌在一起,做成爆米花糕拿到街上去賣。群眾吃爆米花糕要泡上開水,曾保堂就順便把開水也帶上一起賣了。另外,還捎帶賣白金龍的香煙。於是,在遵義街上出現了“第一水馬司令”曾保堂和群眾打成一片的和諧場景:他像遵義本地商販一樣擔著一個挑子,一頭挑開水壺(白鐵皮打製的,壺內盛水、壺底灶箱裏是燃紅的木炭),一頭挑小籮筐,盛著碗瓢和物品,前頭還掛四方玻璃燈,奔走於大街小巷叫賣,向過往行人兜售。顧客可用開水衝碗,米花打旋,香氣噴鼻,既解渴又衝饑。當時曾保堂的戰友們,便給他取了一個外號叫“曾保堂開水”。

由於“第一水馬司令”買賣公平,對人和氣,物美價廉,貧富皆宜,因此“曾保堂開水”深受遵義群眾的歡迎。這使他的生意越做越有板有眼,越做越有名氣,為解決紅軍的給養,作出了一定的努力。而在接下來的長征中,“曾保堂開水”這個外號,還鬧出了一段笑話。紅軍撤離遵義後,六團通信主任劉正和宣傳隊一起打前站,刷紅色標語,宣傳革命思想。為了緩解部隊行軍的疲勞,劉主任就故意寫下了“曾保堂開水”幾個字。部隊指戰員行軍到此,疲勞了,抬頭一看到處寫著“曾保堂開水”,就都哈哈笑了起來。這個笑話一直在長征路上流傳著,成為殘酷的戰爭年代紅軍指戰員們記憶深刻的“開心果”。以至於在上世紀80年代中期,曾保堂當年的老戰友、原炮兵一位副司令員到山西看他時,還煞有介事的向曾保堂大女兒介紹起這件趣事。

值得一提的是,曾保堂這位長征中的“生意佬”,還於1982年春天,再一次來到遵義。踏上47年戰鬥過的地方,他心潮澎湃,思緒萬千。他不停地到處走到處看,興致勃勃地尋訪了當年的戰鬥遺址,重溫了智取遵義的經過,並在遵義會議紀念館即興揮筆題字“重遊遵義”,為革命聖地留下了珍貴的墨寶。

(本文選自作者所著的中央文獻出版社2014年9月版的《遵義會議100“趣”》一書,作者係遵義會議紀念館研究室主任、研究館員。)

“哭”出來的遵義籍第十七位強渡大渡河勇士

1935年5月24日晚,中央紅軍先頭部隊第一師第一團,經急行軍趕到大渡河右岸的安順場。當晚,紅一團由團政治委員黎林率第二營到渡口下遊佯攻,團長楊得誌率第一營冒雨分3路隱蔽接近安順場,突然發起攻擊,經20多分鍾戰鬥,擊潰川軍2個連,占領了安順場,並在渡口附近找到1隻木船。安順場一帶大渡河寬100多米,水深流急,高山聳立。在紅軍到達之前,川軍第五旅第七團1個營搶占了這一地區,正在構築工事,憑險防守,情況對紅軍十分不利。

25日晨,紅一團開始強渡大渡河。紅軍總參謀長劉伯承、紅一軍團政委聶榮臻親臨前沿陣地指揮。紅一團第一營營長孫繼先從第二連挑選17名勇士組成渡河突擊隊,連長熊上林任隊長,由帥士高等4名當地船工擺渡。7時,強渡開始,岸上輕重武器同時開火,炮手趙章成兩發迫擊炮彈命中對岸碉堡,掩護突擊隊渡河。

突擊隊分成兩批,熊上林帶領第一批8人先渡河,孫繼先帶領第二批8人再渡河。勇士們冒著川軍的密集槍彈和炮火,在激流中前進。勇士們戰勝了驚濤駭浪,衝過了敵人的重重火網,終於登上了對岸。敵人見紅軍衝上岸灘,便往下甩手榴彈。此時,神炮手趙章成又打出了僅剩的兩發炮彈,一一命中敵群。智勇雙全的勇士們,利用又高又陡的台階死角作掩護,沿台階向上猛烈衝殺。在右岸火力的支援下,勇士們擊退了川軍的反撲,控製了渡口,後續部隊及時渡河增援,一舉擊潰川軍1個營,鞏固了渡河點。隨後,紅一軍團第一師和幹部團由此渡過了被國民黨軍視為不可逾越的天險大渡河。

強渡大渡河是紅軍長征中一次具有重大戰略意義的行動,它打破了蔣介石妄圖把紅軍“變成第二個石達開”的企圖,開拓了紅一﹑四方麵軍會師和紅軍北上的道路。在強渡大渡河的17勇士中,有一位名叫陳萬清的遵義籍小戰士,他是在遵義會議期間入伍的。

年僅16歲的陳萬清,參加紅軍前靠給地主家放羊為生。1935年1月,陳萬清懷著對地主的恨,把羊獻給了急需補給的紅軍,就此走上了革命道路。

1935年5月25日上午,紅軍決定由紅一團一營二連擔負強渡大渡河的任務。由於官兵們都想參加強渡,營長孫繼先決定點將。“連長熊上林、排長羅會明,班長劉長發,副班長張表克……”他一共點了16人。就要出發了,紅軍總參謀長劉伯承、紅一軍團政委聶榮臻親自前來為勇士們鼓勁﹑壯行。參加強渡的隊員們雄赳赳氣昂昂地站成兩排,身上捆滿手榴彈,手中操著機關槍,背後插著大刀。就在這嚴肅莊重的時刻,突然一陣哭聲傳來:“哇……嗚……我也要去,我就是要去!”隊伍裏跑出一個小戰士。隻見他衝到正準備作動員的劉伯承﹑聶榮臻麵前,一邊哭天抹淚,一邊跺腳捶胸。這個小戰士就是陳萬清,當時是二連通信員。劉伯承﹑聶榮臻等愣了一下,都覺得讓這孩子參加這種極有可能有去無回的戰鬥太不忍心。後來,營長孫繼先看陳萬清態度十分堅決,還是點頭同意了。於是,陳萬清馬上破涕為笑,飛也似的跑進了隊列之中,光榮地成為了強渡大渡河的第17位勇士。

據強渡大渡河時為17勇士壯行的紅一軍團政治部宣傳隊分隊長、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的李水清回憶,宣傳隊從政治部帶了18份慰問品:每人一條印著“祝君平安”的白毛巾,一個搪瓷碗。這在艱苦卓絕的長征年代,算是很貴重的獎賞了。李水清將軍回憶說,多餘的一份慰問品,他發給了既是指揮員也是戰鬥員的營長孫繼先。發完獎品後,二連連長熊尚林就帶著他們到了渡場,開始了強渡的戰鬥。

強渡大渡河勝利後,紅一軍團政治部編輯出版的《戰士報》第186期在“大渡河沿岸勝利的總結”一文中指出:“敵人一營和一連扼守安順場兩岸,被我牲部(長征中紅一團的代號——引者注)一個猛衝和十七個紅色英雄冒險渡河,即將河兩岸敵人全部擊潰,繳花機關一支,步槍數支,俘獲數名,開始了渡河第一步”。同時,該期《戰士報》還以《牲部強渡大渡河的十七個英雄》為題,介紹了強渡大渡河十七個英雄的名單:“第二連連長熊上林,第二排排長羅會明,第三班長劉長發,附[副]班長張表克,戰鬥員:張桂成、肖汗堯、王華停、廖洪山、賴秋發、曾先吉,第四班長郭世蒼,附[副]班長張成球,戰鬥員:肖桂蘭、朱祥雲、謝良明、丁流民、陳萬清”。“哭”著堅決要求並得以參加的遵義籍小戰士陳萬清,成為了其中名垂青史的第十七位“強渡大渡河勇士”。

(本文選自作者所著的中央文獻出版社2014年9月版的《遵義會議100“趣”》一書,作者係遵義會議紀念館研究室主任、研究館員。)

毛澤東“擴大”遵義會議

黎平會議後,紅軍強渡烏江,挺進遵義。1935年1月9日,毛澤東、張聞天、王稼祥住進了遵義新城古寺巷黔軍旅長易少荃的住宅裏。晚上,周恩來趕了過來。查看了他們的宿營地,向他們通報了遵義及周圍的敵情、民情和社會情況以及紅軍的部署安排。同時,周恩來還帶來一些軍委二局偵聽電台截獲的敵人電報抄件,並就軍委縱隊在遵義的活動日程征求他們的意見。周恩來此行更為重要的事項,是來找毛澤東、張聞天、王稼祥商定將要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的內容、範圍及可能的組織調整方案。據周恩來警衛員說,進入遵義城來,為籌備會議,他忙得連打盹的時間都沒有了。

看到周恩來一臉的疲憊,王稼祥關切地說:“恩來同誌,你可不能累垮呀!”

毛澤東鼓勵說:“孟子曰: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勞其心誌,苦其筋骨……”

見周恩來行色匆匆,張聞天打斷了毛澤東的話題道:“抓緊時間,商議正事吧,這次中央政治局會議……”

毛澤東也打斷張聞天說:“我看這次會議應該擴大範圍,除了在遵義的政治局委員、候補委員,把軍委的負責同誌和各軍團的主要領導人都請來參加。他們都處在鬥爭第一線,應該充分聽取他們的意見。”毛澤東向周恩來道:“你說是不是?”

周恩來看了看張聞天、王稼祥道:“我看可以吧,一軍團的林彪、聶榮臻同誌已經在遵義了,三軍團也不遠,用電話通知就行,五軍團可以發個報,就是九軍團的同誌怕趕不來。”他又問張聞天道:“你的意思呢?”

張聞天道:“不一定都來嘛,來幾個就行,還是以政治局成員為主。”

毛澤東說:“那就開個政治局擴大會議,各軍團的同誌能來幾個就幾個,根據實際情況定。”⑴

……

上述情況,據毛澤東身邊秘書回憶,毛澤東在遵義會議二十多年後曾在一次黨內高層小範圍的談話中也作類似的回顧:

“在長征以前,在政治局裏我隻有一票。後來我實在不行了,我首先做了王稼祥的工作,王稼祥同意了我的觀點,又通過王稼祥,做了張聞天的工作。這樣,政治局開會,經常是兩種意見,一邊是我、王稼祥、張聞天,三票;他們那邊是四票,一票是博古,一票是李德,加上另兩位。每次開會,都是三票對四票,永遠不能解決問題。不知開了多少會,一直是三票對四票。後來一點辦法也沒有了,我就說,老是三票對四票下去不行,丝瓜视频污片app无限看破解版擴大一下,我把擁護丝瓜视频污片app无限看破解版的主張的下麵的人找來,你們把擁護你們主張的下麵的人也找來,搞個擴大會議。這樣,才有了遵義會議。”⑵

正如毛澤東回顧中所說,在毛澤東的首先提議,張聞天、王稼祥的附議支持,以及周恩來的共同努力下,博古同意在遵義召開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並確定於1935年1月15日正式召開。除參加中央紅軍的的政治局委員、候補委員外,紅軍總部和各軍團的主要領導領導同誌也出席了會議。⑶

而“遵義政治局擴大會議”這個稱謂,也是毛澤東於1941年最先“縮短”簡稱為“遵義會議”的。1941年,為了繼遵義會議批判了王明“左”傾軍事路線之後,對其“左”傾政治路線進行一次全麵徹底的總結和清算,以幫助黨內同誌提高認識,統一思想,毛澤東親自主持了《六大以來》一書的編輯工作。據參與《六大以來》編輯工作、主管檔案的裴桐回憶:《中央關於反對敵人五次“圍剿”的總結決議(遵義會議)》括號中“遵義會議”幾個字就是毛澤東親自寫的。⑷

又據胡喬木回憶:毛主席對文件的審核是很認真的。他不僅把每篇文獻都通讀一遍,而且對某些文獻的題目作過修改,如將《請看!!!反日戰爭何時能夠取得勝利?》改為《中央關於一二八事變的決議》;或者在原有文獻的標題後加個簡單的題注,如在《中央關於反對敵人五次“圍剿”的總結決議》(即“遵義政治局擴大會議”作出的決議)後用括號加上了“遵義會議決議”幾個字。這樣使人們對文件的內容更加一目了然。⑸

伴隨著《六大以來》一書在全黨的普及和影響,經毛澤東最先親筆題注的“遵義政治局擴大會議”的簡稱“遵義會議”,已深深地紮根到人們心中,越來越煥發出彪炳史冊的光芒。

注釋:

⑴盧弘著:《解謎李德與長征》第246-247頁,解放軍文藝出版社,2006年6月第1版。

⑵《葉永烈采訪手記》第596-597頁,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1993年2月第1版。

⑶曲愛國、張從田著:《長征記》第101頁,中國旅遊出版社2006年2月第1版。

⑷《紀念遵義會議五十周年》第122頁,貴州人民出版社,1985年第1版。

⑸《胡喬木回憶毛澤東》,第177頁,人民出版社1994年9月第1版。

(本文選自作者所著的中央文獻出版社2014年9月版的《遵義會議100“趣”》一書,作者係遵義會議紀念館研究室主任、研究館員。)

周恩來遵義“反貪”

魏國祿,江西省贛州市興國縣江背鎮來源村人。1930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2年1月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同年轉入中國共產黨。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曆任紅軍戰士、班長、傳令兵、警衛員、偵察員、特務員、通訊排長。長征途中,擔任中革軍委副主席、紅軍總政委周恩來警衛員。建國後擔任任軍委辦公廳招待處處長、總參謀部行政經濟管理部專家招待處處長、總參謀部管理局副局長。1955年9月被授予大校軍銜。在其所著的《隨周恩來副主席長征》一書中,他記載了周恩來在遵義“反貪”的往事——

1935年1月9日,紅軍總部進駐遵義,周恩來住進了國民黨第二十五軍第二師師長柏輝章的私宅(即後來的遵義會議會址)。警衛員魏國祿等給周恩來收拾臥室。房裏亂糟糟的,家具東倒西歪,讓人一看就知道,軍閥柏輝章在逃跑的時候,是多麽的慌張害怕、狼狽不堪。這裏是長征以來首長們第一次住上的好房子,一定要仔細地打掃,讓他們住得舒服一點。正忙碌著,忽然有人報告,在灶門口和後牆的小竹林下麵發現了不少煙土、銀元和火腿,大家便收拾得更仔細了。鋪好了被褥,清掃地上的亂紙、雜物。突然,魏國祿發現一個黃澄澄的小圈圈在地上滾動。這是什麽呀?警衛員們都是放牛娃出身的苦孩子,誰也沒見過這東西。魏國祿揀起來,往手指頭上套套,竟然戴進去了,覺得實在新鮮,特別的好玩,翻來覆去的看了又看。

回到警衛員住室後,魏國祿拿出來給大家一看,才知道是一枚戒指。有人說是黃銅的,有人說是真金的,警衛員們爭論不休。後來,按照範金標的建議,把戒指放在木炭火上燒了半天,再拿出來等涼後擦掉灰土,仍然是黃亮的,大家才相信是真金的了。

第二天清早,魏國祿給周恩來送洗臉水,剛要往回走,突然,周恩來劈頭就問魏國祿懂不懂三大紀律八項注意。

魏國祿沒有弄清周恩來問這個問題的意思,便滿不在乎地說自己當了好幾年紅軍,還能不懂三大紀律八項注意。

而周恩來緊接著又問他執行得怎樣。

魏國祿還是沒弄清是怎麽一回事,心裏有些緊張,吞吞吐吐地說自己沒有做什麽違反紀律的事。

周恩來指著魏國祿手上的戒指,嚴肅地質問他從哪裏得來的,問他懂不懂打土豪要歸公的政策。

這時,魏國祿才恍然大悟,趕緊向周恩來如實說明戒指是昨天晚上打掃房子的時候,在地上揀到的。當時覺得好玩,就戴在手上玩了。

知道事情由來後,周恩來口氣溫和了下來。他告訴魏國祿:這個房子是軍閥柏輝章的。他雖然逃跑了,可是他家的一切東西,是他剝削勞動人民得來的不義之財,應屬於貧苦人民!

聽周恩來這麽一說,魏國祿明白自己違反了紀律。從周恩來住室出來後,他馬上去找到指導員,把金戒指交給了公家。

(本文選自作者所著的中央文獻出版社2014年9月版的《遵義會議100“趣”》一書,作者係遵義會議紀念館研究室主任、研究館員。)

不喝三碗茅台不過崗

1935年3月16日,紅軍在途經仁懷縣的梅子坳、寒婆嶺等地打敗了國民黨的地方武裝挺進茅台鎮後,經休整準備三渡赤水河。戰士們都很疲乏,發現茅台鎮酒多,便紛紛用酒擦臉,洗頭,洗腳。由於茅台酒能舒筋活血,消炎去腫,戰士們頓時感到渾身痛快,解除了長途跋涉的疲乏。正當戰士們玩得興高采烈的時候,被周恩來碰上了。他十分生氣,連聲批評道:“真是糟踏聖人!”

周恩來為何說“聖人”二字呢?傳說東漢末年,曹操主持朝政,一天,尚書侍郎徐邈在家喝酒大醉,正好曹操派人喚他進朝議事,他躲閃不及,就倚仗酒勁兒說:“回稟丞相,臣正與聖人議事,不得功夫。”來人一聽“聖人”,便糊裏糊塗地複命去了。曹操也糊裏糊塗,沒有追問下去。事後,徐邈與友人談起此事時說:“不想‘聖人’二字竟救了我的命。”從此,“聖人”便成了酒的別名。顯然,周恩來是借用酒的這個別名批評紅軍戰士。他語重心長地說:“同誌們,這是丝瓜视频污片app无限看破解版國家在巴拿馬萬國博覽會上獲得金獎的貴州茅台酒啊!”接著又給大家講了有關茅台酒的故事,在場的紅軍戰士無不深受教育。

這時,時任紅軍總參謀長、軍委縱隊司令員的劉伯承趕了過來。他向周恩來報告說:“周副主席!紅軍渡河便橋已搭好,毛主席和同誌們已在小學校裏休息,現在先頭部隊正在渡河,您還有什麽指示?”

周恩來掏出懷表看看時間,又抬頭望望當午的太陽,然後對劉伯承說:“還有一件重要任務,等待你來完成。”

“重要任務?”劉伯承思忖起來:魯班場戰鬥一場惡戰,尾隨追來的滇軍、黔軍暫時已被甩掉,渡河的準備工作已經作好,在短暫的休整中紅軍用茅台酒擦腳療傷體力已有所恢複,還有什麽重要的任務呢?於是他回答周恩來:

“你下命令吧。”

“這個命令不好下啊!”周恩來好像有些為難地說。

“請周副主席放心,我保證完成!”劉伯承表情凝重起來。

“真的?”周恩來看著認真的劉伯承,神秘地一笑,然後側身喊道,“魏國祿,你把剛才買的酒拿出來,我給伯承一個任務。”

魏國祿捧著一竹筒茅台酒出來,說:“到屋裏喝吧,我去炒把黃豆來下酒。”

原來是喝酒的任務!劉伯承知道周恩來是愛酒的,能喝酒,有節製,平時不喝酒。到茅台後,繁忙的軍務之餘,周恩來還專門吩咐有關部門給幾家茅台酒的作坊貼了不準擅入的保護告示。

“你看咋喝?”周恩來看著劉伯承。

“客隨主便,你說咋喝就咋喝!”

兩個土碗抬了起來。周恩來風趣而認真地說:“武鬆是不喝三碗不過崗,丝瓜视频看污片app也來個不喝三碗茅台不過崗,怎麽樣?”

劉伯承把土碗往周恩來的酒碗上一碰:“一言為定!”

“來,丝瓜视频看污片app喝。”兩人一飲而盡。

劉伯承:“這酒性太烈,不好惹。”

“我喜歡!”周恩來邊說邊又斟滿酒。

“這真是蔣介石給紅軍的口福啊!” 劉伯承說。

兩人一彎脖子一仰脖子,哈哈大笑,第二碗酒又下了肚。

“是啊,”周恩來嚼著黃豆,“蔣委員長以前送槍送炮,現在又給丝瓜视频看污片下载安卓版增加茅台酒,將來有人寫曆史,必須寫上這一段,否則就沒味道了。”他們說話間,魏國祿又倒滿了第三碗酒。

就這樣,周恩來和劉伯承在談笑之間,三碗茅台酒下了肚,真有點豪氣越赤水,把酒識英雄的意蘊。甩下酒碗的周恩來、劉伯承,立即協助毛澤東指揮紅軍當天即從茅台三渡赤水河,再經二郎灘、太平渡四渡赤水,掉頭南下,從數十萬敵軍及碉堡群間隙中穿插而過,與正在急忙北上的敵軍相背而行,取得了戰略轉移中有決定意義的勝利。

從這之後,周恩來就與茅台酒結下了不解之緣。而酒量欠佳的劉伯承,據說經過這次“豪飲”,他後來再也沒有喝過酒。

上述情況,原新華社貴州分社記者肖明,在1992年1月7日的《貴州日報》上所載的文章《向貴州朋友傳遞二則信息》中也作了披露:

“1956年周恩來總理到太原,山西省領導同誌用汾酒招待周總理,周總理卻拿出茅台酒來,說:我請大家喝茅台酒。席間,周總理高興地向在座的同誌們談起長征路過茅台鎮時,他與劉伯承元帥,高舉茅台酒發豪言:酒不過三碗不過崗,當時兩人真的用吃飯碗痛飲三碗酒。聽到這裏我立即聯想到武鬆醉酒過景陽崗打虎的故事。自古英雄多善飲,丝瓜视频污片app无限看破解版的革命先輩們在艱苦的長征途中,有著多麽豪邁的胸懷,這酒情映照著壯誌,酒過三碗而過崗,繼續萬裏征戰。”

在該文中,作為一名五十年代在貴州工作的老新聞工作者,肖明還充滿感情地寫道:

“我去茅台酒廠采訪過,也寫過關於茅台酒的報道,那時沒聽說到這個故事,今天卻在這樣一個偶然的機會裏聽到。當時就想,我有責任吧這個故事告訴茅台酒廠,茅台酒曾為長征英雄們壯膽送行,這是茅台酒史的光榮一頁,應記入茅台酒史冊。”

(本文選自作者所著的中央文獻出版社2014年9月版的《遵義會議100“趣”》一書,作者係遵義會議紀念館研究室主任、研究館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