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在遵義會議前後的群眾工作

王誌力

來源:遵義會議紀念館   發布日期:2018-01-18

朱德是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家、軍事家,以毛澤東為核心的第一代中央領導集體的重要成員,人民軍隊的締造者,人民共和國的開員元勳。在遵義會議上,他積極支持毛澤東的正確主張,批判“左”傾冒險主義的錯誤,為確立毛澤東在黨和紅軍中的領導地位起了積極作用,在遵義會議前後,他身體力行,身先士卒,既頒布了嚴厲的軍紀,維護老百姓的利益,又深入群眾,發動群眾,忠實地踐行黨的群眾路線,做了許多群眾工作,得到了廣大群眾的擁護。

一、慈祥護雛的“夥夫頭”

1934年10月10日,中央紅軍踏上漫漫的長征路,朱德穿著一套褪了色的灰軍裝,腳踏草鞋,行進在隊伍中。出發前,組織上給少數中央領導人配備了擔架、馬匹和文件挑子,朱德雖然已年近半百,但為著節省出幾名強壯戰士去充實作戰部隊,他不用擔架、文件挑子,隻要了兩匹馬,一匹配供騎乘,一匹馱行李、文件。在行軍中,他那匹馬實際上常隨康克清留在隊伍後頭用來收容傷員,和朱德一起行軍的總司令部作戰科參謀回憶說:行軍途中,朱德同誌經常不騎馬,腰插一支小手槍,同司令部的同誌一道徒步行軍。他沿途談笑風生,擺四川“龍門陣”,以分散幹部戰士們的精力,以減輕大家的疲勞。我真佩服朱老總,他肚子裏的故事可真多,而且慢悠悠的講得那樣風趣幽默,大夥聽了都樂嗬嗬的,走起路來也覺得輕鬆多了。行軍疲勞,有些傷員走不動,朱德總要把自己的馬讓給他騎。誰要是不騎,他就耐心說服,直到傷病員騎上為止。他的行動,帶動了有馬騎的幹部爭先恐後地讓馬給傷病員騎。朱德後來回憶說“長征中間,每天差不多總是走一半,騎一半馬,除了過草地時患了重感冒坐過半天擔架,整個長征沒有坐過擔架”。

在行軍途中,常常可以看到他替士兵扛槍、挑挑子。看到哪個戰士走不動了,他便上前打個招呼,扛起槍就走。有一次,他扛上戰士的槍走了一段路坐下來同戰士談話,後麵走上來幾個戰士,見他歲數大,又不像個官,把他當成炊事員,叫他“夥夫頭”,到了一個地方宿營,這幾個戰士叫他燒碗開水喝。他馬上起身找鍋燒水。他身邊的工作人員對那幾個戰士說:“他是丝瓜视频污片app无限看破解版的朱總司令。”大家聽了一怔,心裏直打鼓,然而朱德仍然是笑盈盈給大家燒水喝。他給很多的紅軍戰士的感覺他就是一個慈祥護雛的父親。

二、平民總司令在遵義向群眾宣傳紅軍的主張

1935年1月7日,紅軍智取遵義。1月9日,由工人、農民學生居民群眾組成的歡迎隊伍,高呼“擁護共產黨!”“打倒王家烈、侯之擔!”等口號,揮舞著寫有“歡迎朱毛”的三角旗、隆重而熱烈開往南門外的豐樂橋接官廳。群眾擺設香案,燃放鞭炮,敲鑼打鼓,歡迎紅軍,下午3時許,朱德、毛澤東、周恩來等到達豐樂橋,頓時歡呼聲一片,朱德、毛澤東、周恩來下馬步行,向各界群眾親切握手,不斷向歡迎的群眾揮手致意,然後從豐樂橋步行到老城府衙。府衙門口搭了個臨時台子,毛澤東、朱德司令向各界講了話。講完話後,走下講台,和歡迎群眾的代表一一握手,會上還散發了《中共中央告民眾書》《出路在哪裏》等文件。此間很多群眾都想看看毛主席、朱總司令的容顏,然而,朱德、毛澤東都和普通人一樣,當時很多人都沒有認得出來,倒是把高鼻子、藍眼睛的李德認成了毛澤東。

1月12日下午3點鍾左右,朱德、毛澤東等在省立第三中學參加了萬人大會,朱德、毛澤東發表了執情洋溢的講話,朱德首先闡明紅軍是工人農民自己的隊伍,有嚴格的紀律,自覺遵守三大紀律八項注意,並宣傳紅軍的主張,願意聯合國內各黨派、軍隊和一切力量共同抗日,指出紅軍是工農的子弟兵,是保護群眾利益的堅強後盾,有著崇高的理想和鐵的紀律,與國民黨軍閥部隊有著本質的區別,他號召勞苦大眾參加紅軍,打敗反動派和日本帝國主義。會上還宣布成立遵義縣革命委員會。會後,朱德參加了紅軍籃球隊和遵義三中籃球隊的友誼比賽,為此,紅軍總政治部出版的《紅星》報,還專門作了報道:“……這一事實,便宣布了反革命說‘紅軍殺知識分子’等謠言的破產!”

黨的政策對青少年學生影響很大,不少青年學生就是在黨和紅軍的影響下參加紅軍,或後來走上革命道路的。一位出身小康之家的初中學生,在回顧他的革命曆程時寫道:由於參加了群眾大會,聽到毛主席、朱總司令的講話,看到了許多宣傳品,給他以啟迪,使他“思想更明確了,要救國,要抗日,要解人民於倒懸”,“隻有共產黨才能肩負這個曆史使命”,從此,追求進步,後來成為遵義奔赴延安的32名青年中的一個。

紅軍在遵義期間沒收了軍閥王家烈價值幾十萬銀元的食鹽以及價值5萬銀元的白金龍、哈德門香煙,遵義桐梓是貴州省軍閥王家烈、毛光翔、侯子擔、猶國材等人的老巢,紅二師五團三營包圍距桐梓縣城5公裏的蟠龍洞,繳獲黃丕謨、劉禹東、馬天忠、馬空凡、侯子擔等幾十戶豪紳藏在洞內的大量金銀、煙土、槍彈及1000餘擔糧食,紅一軍團保衛局局長羅瑞卿在當地群眾的指引下,攻破離縣城1公裏的仙女洞,繳獲楊樹坪、楊冠群槍彈1300餘發、大煙9箱、大批糧食以及銀元等錢財物,沒收了軍閥侯子擔的大量皮貨,搜獲了逃亡官僚藏匿在縣城附近山洞裏的67000多銀元和不少黃金布匹,僅在桐梓一縣,紅軍就繳獲30多萬銀元和大批物資、大煙、糧食、槍彈等。打土豪所得的財物除作為部隊必須的戰略儲備外,很多都分給了廣大的窮苦人民。紅軍在湄潭打了47家土豪,群眾分得糧食5萬多斤,500多頭肥豬,鹽巴400餘擔,遵義縣打土豪153家,群眾分得糧食90餘萬斤,鹽巴500餘擔,大小牲畜1000餘頭,衣物5萬多件。由於以朱德、毛澤東、周恩來、張聞天、王稼祥等深入的群眾工作,以及大力宣傳,通過標語、文藝演出、演講、布告等的宣傳,打土豪,分浮財,真心幫助老百姓解決實際問題,增進了群眾對紅軍的理解和支持,短短的十二天時間,遵義地區就有4000多青年踴躍參加了紅軍,遵義人民還為紅軍趕製了1萬多套棉衣棉褲。遵義太平洋藥房的老板諶明道不顧個人安危,把太平洋藥房的藥品和醫療器械全部平價賣給紅軍,價值1000多銀元,使紅軍總衛生部部長賀誠深受感動。

三、嚴明軍紀的“紅軍之父”

朱德一方麵表現在對士兵真摯的愛,被人們稱為“紅軍之父”,另一方麵表現在對老百姓真摯的情,他出生於四川儀隴一個貧苦的佃農家庭,從小就對窮苦百姓有一種天然的同情。通道轉兵後,中央紅軍進入黔東南苗族、侗族地區,朱德早年在雲南的軍閥中當過兵,熟知雲貴川少數民族地區的風俗習慣,朱德指示紅軍總政治部代主任李富春以紅軍中革軍委政治部的名義,發布了不打苗民土豪,不殺苗民的耕牛等條令。在進入遵義城前,林彪、聶榮臻向朱德抄報了入城的一係列規定,朱德嚴令在戰場和打土豪中一切繳獲要歸公,不準私自打埋伏,發洋財,誰若違犯,不論職務高低,都要堅決追查,嚴肅處理。在遵義會議後的四渡赤水中,他協助毛澤東、周恩來指揮紅軍,對部隊的紀律更加嚴格,注重對老百姓的秋毫無犯上。在國民黨軍隊的一份“剿匪”戰術經驗總結中有如下表述:“國軍過去失敗之原因收複‘匪區’不甚注意民眾之組織,更具諷刺意味的是蔣介石在給劉湘、潘文華的電文中,對紅軍長征中的紀律嚴明,有這樣一段表述:“重慶劉總司令、劉主席、宜賓潘總指揮:庭密。據報,前朱、毛匪部竄川南時,對人民毫無騷擾,有因餓取食土中蘿卜者,每取一頭,必置銅元一枚於土中,又到敘永時,捉獲團總四人,僅就內中貪汙者一人殺斃,餘均釋放,借此煽惑民眾,等情。希嚴飾所屬部隊、團隊,切實遵照上月巳行參戰電令,愛護民眾,勿為匪所利用,為要。蔣中正”。1935年2月2日,紅軍行至四川省敘永城外營盤山時,又饑又餓,看到一片黃橙橙的桔子,硬是沒有一個人去摘一個桔子,大家隻有“望橘止渴”。紅軍四渡赤水途經四川省古藺縣太平渡張世鯤家時,張世鯤當時隻有十二三歲,在國民黨反動派的煽動下,他家家人全都跑出去躲去了,當紅軍離開後,他家人全部回來了,發現香爐裏有幾個銀元和一張條子,條子上說,吃了你家兩百斤穀子,因為主人不在家,所以就把錢留下給你放在這個香爐裏。當時的幾枚銀元的價值是能夠買上千斤以上稻穀的呀,張家人真是感激不盡,與國民黨軍隊燒殺搶掠、無惡不作形成鮮明的對比。但是還是有個別違紀的情況,戰士袁子何,在行軍途中,故意逗留在後麵,宰殺群眾的雞鴨,亂拿群眾的東西,領導發覺後,袁子何不服從命令,仍舊自由行動,經上級機關批準,被執行槍決。紅星直屬隊工兵連指導員李新貴,私拿土豪的穀子,用來換鞋子,還自行沒收土豪的財產,被撤銷職務。

四、向阿訇道歉的“紅軍長官”

1935年4月28日,中央紅軍進駐雲南省尋甸縣柯渡鎮,一個小戰士不了解回民同胞的風俗習慣,拿著一根豬肉火腿到一戶回民家裏煮食,激起回民同胞的反感,朱德得知這一情況後,親自到這戶回民家裏道歉,並到清真寺向金阿訇道歉,使他們深受感動,通過相互交流,清真寺金阿訇見紅軍最高長官平易近人,和藹可親,成為無話不談的朋友,朱德向金阿訇講述了中國共產黨的主張和抗日救亡的政策,並安排紅軍宣傳員用紫土在清真寺的牆上寫下了“紅軍絕對保護回家工農群眾的利益”。在金阿訇的宣傳鼓動下,當時尋甸縣柯渡小小的一個鎮子就有13名回民青壯年參加紅軍,其中有12名犧牲在長征途中,隻有班長畢發鬥一人幸存下來,直到1996年去世。紅軍走後,金阿訇冒著生命危險,一直保護這幅標語,直到現在,金阿訇去世前,囑咐後人保護和定期擦拭著這條標語,至今這幅標語還清淅保存在清真寺的牆壁上。

五、心係藏民的“活菩薩”
  
  四渡赤水跳出了敵人的重圍,紅一、四方麵軍兩大主力勝利會師,後來,朱德隨部隊到了甘孜地區,麵臨著物資匱乏的嚴重困難。甘孜、爐霍一帶地廣人稀,藏族貧苦群眾身受層層剝削壓迫,早已一貧如洗。四方麵軍幾萬人的口糧更無著落,基本靠野菜充饑,時值隆冬,部隊的棉衣毫無著落,有的仍然穿著破爛的棕皮背心,有的就把未經硝製的牛羊皮割下來穿在身上,部隊減員嚴重,一個軍裏傷病員多達上千人。部隊到達爐霍時,藏民們受當地土司和國民黨當局宣傳的煽動,都躲到深山裏去了,朱德通過實地察看以後,把各部隊負責人召集起來,宣布幾項規定:一、尊重當地風俗習慣;二、愛護藏民的一草一木;三、在藏民沒有回家之前,不準進他們的家;四、看管並喂養好藏胞的牛羊。要求大家加強政治思想工作,嚴格執行黨的民族政策,用實際行動教育藏族同胞。他又找來隨紅軍行動了一段時間的通司談話,請他們帶幾個人上山尋找藏民,做宣傳解釋工作,動員大家回來。

1935年8月,朱德率領左路軍來黑水、蘆花一帶,藏族同胞由於國民黨反動派的欺騙宣傳,躲到山裏去了,把一片成熟的的青稞麥摞下來不敢收割,朱德看到這一情況,要求部隊嚴格執行紀律,組織部隊替藏族同胞搶收青稞麥,朱德頭頂烈日,腳穿草鞋,帶頭收割麥子。朱德特意告訴大家,收割的麥子要放在原地塊裏,不要放錯,以便藏族同胞回來認領,藏族同胞站在山上看紅軍在自家地裏收割麥子,以為紅軍要把麥子拉走,當他們看到紅軍把麥子收割好後,又給垛好,就打消了恐懼和疑慮,紛紛跑下山來向紅軍表示感謝。

為了等待紅二、六軍團北上,朱德和紅四方麵軍堅持在康北高原上等待了整整四個月,1936年4月,春天已悄悄來到高原上,朱德看到一片片土地等待著耕耘,就發動部部機關和一些部隊幫助藏民把地種好,他在動員會上講:“俗話說,人誤地一時,地誤人一年”現在藏民同胞對丝瓜视频污片app无限看破解版不了解,暫時不能回來種地,丝瓜视频看污片下载安卓版能眼看著春播的大好時節從眼皮底下溜過去嗎?丝瓜视频看污片app和藏胞是兄弟,是一家,丝瓜视频看污片下载安卓版要幫助藏胞把地種上,而且要種好,這是丝瓜视频看污片app的義務和責任”,朱德自己也每天拿著钁頭,在田間和大家一起幹,把許多事留到晚上處理,常常工作到深夜。不久,藏民們陸續回來,疑霧逐漸消除了,爐霍重新喧騰起來,紅軍在康北地區和藏民建立了良好的關係。在紅軍的感召下,藏民紛紛返家,並積極參加紅軍在藏區開展的各種革命活動,稱紅軍為新漢人,稱紅軍首長是救苦救難的“活菩薩”。1935年8月,阿壩地區二千多名藏族青年加入了紅軍,在這期間,藏族同胞向紅軍捐獻了一千萬斤糧食,二十多萬頭牲畜,為紅軍渡過饑餓奉獻了最大的力量。

六、五世格達活佛的知心人

紅軍在藏族地區執行了正確的少數民族政策,他們同雄踞康北西部的德格土司簽訂了互不侵犯協定,規定了一係列保護寺廟,尊重喇叭愛護藏民紀律,贏得了白利寺五世格達活佛的好感,白利寺五世格達活佛被紅軍的政策和嚴格的紀律所感動,親自出麵召回逃匿深山的村民,並動員藏民和其他寺廟盡力支援紅軍。

朱德聽到這個情況後,親自到白利寺去看望格達活佛,向他說明紅軍長征的目的和意義,鼓勵他多為貧苦的藏民謀利益。格達活佛見到紅軍的總司令厚道樸素,親切慈祥,更積極地支持紅軍的工作,並擔任了甘孜地區博巴政府的副主席。朱德多次與格達活佛徹夜長談,成為知己。格達活佛將寺內的餘糧獻給紅軍,還以特殊的身份號召藏民捐糧,幫助紅軍籌集羊毛、帳篷等物資,1936年7月,紅軍北上前夕,朱德專程到白利寺向格達活佛告別,深情地說:“紅軍北上抗日去了,你們留在這裏要團結起來堅持鬥爭,少則五年,多則十五年,丝瓜视频看污片app一定會回來的。”格達活佛深情地賦詩一首送給朱德。

紅軍離開後,格達活佛將留下230名傷病員全部收養在白利寺,並靠著他精湛的藏醫術,踏遍雪山尋草藥,精心醫治傷病員,等待傷病員痊癒後,又將他們轉移到安全的地方,僅甘孜、爐霍、道孚就接受收留傷病員三千多人。在道孚縣,紅軍留下十名女傷病員住在藏族根卻誌瑪家,國民黨軍逼她交出留下的紅軍,她想盡辦法把十名女紅軍保護下來,並給她們治好了傷,還幫助這些留下的女紅軍安了家,她本人也和一名負傷留下來的紅軍戰士結婚成了家,這些都充分表達了藏族人民與紅軍結下了深厚的感情。

長征是宣傳隊,長征是播種機,正如毛澤東所比喻的:“丝瓜视频污片app无限看破解版共產黨人好比種子,人民好比土地,丝瓜视频污片app无限看破解版到了那個地方,就要同那裏的人民結合起來,在人民中間生根開花”,朱德在遵義會議前後做了許多有益的群眾工作,播下了革命火種,贏得了廣大人民的支持,為長征的勝利和中國革命的勝利作出了傑出的貢獻。

(作者係遵義會議紀念館副館長,原載遵義會議紀念館編《遵義會議研究》2016年第3-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