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量如大海,意誌堅如鋼” ——朱德同張國燾

張廷益

來源:遵義會議紀念館   發布日期:2017-09-12

1936年11月,朱德率領紅軍總部勝利抵達陝北,受到黨中央和根據地軍民的熱烈歡迎。毛澤東對朱德同張國燾分裂主義的鬥爭給予了高度評價,稱讚他“度量如大海,意誌堅如鋼”,充分肯定了朱德為維護黨的團結和統一所做出的偉大貢獻。
  
  一、留下來,跟著他們,不管遇到再多的艱難曲折,一定要把這支隊伍帶回到黨的正確路線上來。
  
  中央紅軍1935年6月在夾金山與紅四方麵軍勝利會師,大大增強了紅軍的力量,廣大指戰員無不感到十分興奮。但這種局麵很快被張國燾同中央鬧對立所打破,給會師後的紅軍前景投下陰影。
  
  從兩河口會議到沙窩會議期間,張國燾一而再、再而三地向黨中央發難。黨中央堅持原則,對他進行正確引導、規勸和委以紅軍總政委之職。張國燾的虛榮心得到一定程度的滿足以後,勉強同意中央北上方針。為使紅軍迅速北上,中革軍委決定把一、四方麵軍混合編組,分左右兩路北上,將紅四方麵軍的第九、三十一、三十三軍和紅一方麵軍的第五、三十二軍組成左路軍,由總司令朱德和總政委張國燾率領,中革軍委總參謀長劉伯承去左路軍;將紅一方麵軍的第一、三軍和紅四方麵軍的第四、三十軍組成右路軍,由中共中央和前敵總指揮部率領。編組後,朱德率領紅軍總部來到紅四方麵軍集結地卓克基,於1935年8月15日和張國燾一道率左路軍向阿壩地區推進。
  
  張國燾對整個革命形勢的估計與中央存在著根本分歧,因此,他對中央的北上方針一直保持著距離。盡管他勉強隨軍跟進,但心中一直沒有放棄自己的“南下川康”計劃,並尋機製造借口率軍南返。當左路軍按中央指示,從阿壩出草地向巴西、班佑進發,向右路軍靠攏的行進途中,部隊來到噶曲河邊,因剛下過一場雨,河水略有上漲,張國燾命令部隊停止前進,並向中央發報謊稱噶曲河漲水,部隊過不了河,借故不向右路軍靠攏一同北上。
  
  朱德來到河邊勘察,他讓警衛人員騎馬往返趟河,河水最深處隻齊馬肚,證明部隊完全可以過河。朱德多次提出部隊應過河北上,張國燾就是不允許。張國燾非常清楚,隻要部隊涉過噶曲河,隻需三天左右的路程就與中央會合了。那時,他再要南下就不可能了,他不顧中央一再催促,不準左路軍過河北上,還發電“要右路軍和中央南下,甚至企圖危害中央”。中央以緊急的情況下,決定率領一、三軍團繼續北上,並一再電示張國燾等跟進。
  
  張國燾哪裏肯聽中央指示?他還把中央為擺脫他的危害說成是“逃跑”。張國燾強行把部隊拉回阿壩,同時命令右路軍中原紅四方麵軍的部隊停止北上,原路南返。
  
  中央北上了,張國燾要把部隊向南帶,朱德怎麽辦?在他的戎馬生涯中,曾經曆了多少坎坷和艱難,但還從來沒有像這次那樣心情沉重。本來,中央自撤出蘇區開始長征以來,好不容易才有了遵義會議給黨和紅軍帶來勝利的轉機,實現紅一、四方麵軍會師,更加大了勝利的希望。可兩大紅軍主力會合僅三個月,就這樣分離了。這完全是張國燾對抗中央、分裂紅軍的罪惡。可是,這裏有由八萬指戰員組成的紅四方麵軍,還有編在左路軍中原紅一方麵軍的五、九軍團和會師後作為支援紅四方麵軍的一批優秀軍政工作人員。不能扔下這支軍隊不管,更不能把他們丟給張國燾。朱德隻有一個選擇:留下來,跟著他們,不管遇到再多的艱難曲折,一定要把這支隊伍帶回到黨的正常路線上來。
  
  二、忍辱負重,始終把矛盾限製在黨內鬥爭的範圍,團結紅一、四方麵軍廣大指戰員,同張國燾作鬥爭
  
  張國燾把部隊拉回阿壩後,公開進行了一係列的反黨活動並對朱德進行殘酷鬥爭和迫害。他先是指派人找朱德“談話”,要朱德寫文章反對中央的北上方針,遭到朱德的嚴詞拒絕,繼而張國燾又召開川康省委及紅軍中黨的部分人員會議對朱德進行圍攻。會議在格爾登寺大殿內舉行。會場外麵懸掛著“反對毛、周、張、博北上逃跑”的大橫幅。張國燾在會上首先把中央大罵一通,然後大肆鼓吹南下。他譏諷黨中央對他南下“不能到四川去……白白地犧牲生命,對革命沒有一點利益,對於紅軍南下是沒有出路的,南下是絕路”的嚴正警告,說什麽隻有南下才是唯一正確的進攻路線,提出“打到天全、蘆山吃大米”、“紅軍南下行,要打成都城”的口號。為了推行他的“川康計劃”,張國燾還宣布要對不願執行南下計劃的人執行紀律,也不準對他的南下方針提不同意見。
  
  張國燾講話後,一些人跟著起哄。他們逼迫朱德當場表態同毛澤東向北逃跑的錯誤劃清界限,要他“反對北上,擁護南下”。朱德挨著劉伯承就坐,不管會場氣氛怎樣緊張吵嚷,他都坦然自若,埋著看書,一言不發。張國燾的追隨者惱了,對朱德進行人身攻擊,罵朱德是“老糊塗”、“老右傾”、“老頑固”,有的人還叫喊“不讓他當總司令”。朱德不予理睬。
  
  這時,張國燾陰陽怪氣地說:“總司令,你可以講講嘛,你對這個問題的認識怎樣?是南下,是北上?”
  
  朱德從容地說:黨中央北上抗日的方針是正確的,現在日本帝國主義侵占了我國東三省,丝瓜视频污片app无限看破解版紅軍在這民族危亡的關頭,應當擔起抗日救國的責任。北上決議,我在政治局會議上是舉過手的,我不能出爾反爾。我是共產黨員,我的義務是執行黨的決議。
  
  有人打斷朱德的講話,衝著他喊:既然你擁護北上,那你現在就走,快走!朱德說:我是中央派到這裏來工作的,既然你們堅持南下,我隻好跟你們去。
  
  劉伯承看到這些人蠻橫地攻擊朱德,挺身而出,說:現在不是開黨的會嗎?你們怎麽能這樣對待朱總司令!這一來,那些人又把目標對準劉伯承,但他和朱德一樣,鮮明地表明了擁護中央北上方針的堅定立場。後來,康克清回憶起當時的情況時說:“朱總很沉著,任你怎麽鬥,怎麽罵,他總是一言不發,像不沉的‘航空母艦’。等對方鬥完罵完,他才不慌不忙地同他們講道理。”
  
  張國燾在阿壩圍攻朱德後,於1935年10月初,命令左路軍和右路軍中未同中央北上的四方麵軍的四軍、三十軍到卓克基、馬爾康、鬆崗和黨壩一線集結。張國燾在卓木碉召開高級幹部會,宣布成立他的“臨時中央”,完成了他徹底分裂黨和紅軍的最後一步,也把朱德推到了更加困難的境地。
  
  會場設在白莎喇嘛廟裏。張國燾主持會議,他把中央罵得一塌糊塗,說什麽中央“率孤軍北上,不會拖死也會凍死”、“至多剩下幾個中央委員到得陝北”之後,說中央已經失去了領導全黨的資格。他要仿效列寧和第二國際決裂的辦法,組成新的“臨時中央”,宣布了他組成“臨時中央”的名單。他還決定開除毛澤東、周恩來、張聞天、博古等人的黨籍。
  
  張國燾突如其來的反黨行為,使與會者大吃一驚,“就連南下以來,一路上盡說中央如何如何的陳昌浩,似乎也無思想準備,沒有立即發言支持經國燾。會場的氣氛既緊張又沉悶,誰都不想開頭‘炮’”,更出乎朱德的意料,張國燾竟安排了一名對中央領導有意見的一方麵軍的幹部發言。這位幹部講得很激動,列舉了一些具體事例。會場為之嘩然,與會者你一言我一語。整個會場充滿了對中央的責備和埋怨之聲。
  
  張國燾要朱德表態。朱德心平氣和地說:“大敵當前,要講團結嘛!天下紅軍是一家。中國工農紅軍在黨中央統一領導下,是個整體。大家都知道,丝瓜视频污片app无限看破解版這個‘朱毛’在一起好多年,全國全世界聞名。要我這個‘朱’去反‘毛’我可做不到呀!不論發生多大的事,都是紅軍內部的問題,大家要冷靜,要找出解決辦法來,可不能叫蔣介石看丝瓜视频污片app无限看破解版的熱鬧。”
  
  朱德不支持張國燾分裂黨,也不當他那個“臨時中央”的“中央委員”、“中央政治局委員”和“書記處書記”。他嚴正表示:“我按黨的規矩,以個人名義做革命工作。”
  
  朱德和劉伯承住在一起,猶如軟禁一樣。劉伯承對朱德說:“現在情況很嚴重了,看樣子,他們有可能要逮捕人。”朱德沉思後說:“過去在軍閥混戰時,死是不值得的。現在為黨的利益奮鬥而死,是可以的。當然,個人是無所謂的,可是任事情這樣演變下去,對整個革命不利呀。”
  
  更令朱德放心不下的是左路軍中原紅一方麵軍五、九軍團的指戰員們,他們中間有的人有急躁情緒,提出要單獨北上找黨中央去,還說,如果張國燾阻攔,就和他幹。這時,傳來了紅軍總部偵察科長胡底被張國燾秘密毒死的消息,原因是胡底說了張國燾是軍閥,是法西斯。朱德為那些像胡底一樣有正義感但缺乏鬥爭策略的同誌非常憂慮和擔心。
  
  張國燾把劉伯承從朱德身邊調開,弄到紅軍大學去工作,又把朱德派到前方部隊去。這對朱德來講,反倒有了接觸部隊的機會。他深入部隊去看望指戰員們,耐心教育他們要顧全大局,掌握正確的鬥爭方法,教育他們主動團結紅四方麵軍的廣大指戰員。他指出,搞分裂活動的隻是少數幾個人。朱德教育紅一方麵軍的同誌要向紅四方麵軍的同誌學習,說紅四方麵軍也是紅軍,是革命的。他們也打蔣介石,打土豪分田地,都是丝瓜视频看污片app的階級兄弟。說紅四方麵軍的同誌有許多優點,如英勇善戰,吃苦耐勞等。他對一方麵軍的同誌們說,你們也能攻善守,英勇頑強,優點也不少,但你們人少嘛,光有你們也不行。朱德提醒那些對張國燾分裂主義不滿的同誌要慎重,不要做無謂的犧牲。胡底被張國燾毒死以後,朱德找來紅軍總部三局局長伍雲甫談話,囑咐他不要鬧,注意團結紅四方麵軍的同誌,不要性急,鬥爭要鬥爭,不過是又要團結又要鬥爭。他說,胡底同誌就是因為過於性急,結果張國燾把他陷害死了。朱德還從張國燾手中救出了不少險些以莫須有罪名殺害的紅一方麵軍的同誌。
  
  五軍團參謀長曹裏懷,因為對張國燾不滿,被調任紅軍總部一局(作戰局)任局長。他從機要科得知紅一方麵軍已勝利到達陝北吳起鎮的消息,悄悄告訴了兩個盼望北上的同誌,不料被張國燾發現,他被關押起來。張國燾召開緊急會議,說曹泄露軍事機密,要嚴加懲處。朱德擔心曹被殺害,立刻站起來說:“曹裏懷就講了那麽幾句,你安他反革命夠不上。他這小鬼我知道,井岡山時期就跟丝瓜视频看污片下载安卓版在一起,你有什麽理由亂殺人呢?”這樣,曹裏懷才免遭毒手。三十軍參謀長彭紹輝給朱德寫了一封長信,不讚成南下的錯誤方針,不料,這封信半途落到張國燾手裏,張國燾派人把彭找來談話。彭紹輝一進門,有人就上前打他一個嘴巴,厲聲問:“為什麽反對南下?反張主席?”並拔出駁殼槍,把槍口頂在彭的胸口上。朱德見狀,上前把槍奪下來,氣憤地說:“打人是不對的,這是黨內鬥爭,應該允許同誌講話!”又說:“這樣談話怎麽行呢?”他讓彭紹輝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去,使彭幸免於難。還有一次,張國燾派人抓住五軍團二十幾個掉隊人員,硬說他們是一股有組織的反革命武裝。五軍團保衛局長歐陽毅說明這是些零星的掉隊人員,不是一個單位的,不是有組織的反革命武裝。張國燾的追隨者卻說歐陽毅是“假革命”、“反革命”,掏出手槍對準他,朱德立即上前製止,一場悲劇得以避免。被抓的二十幾個人也回到了五軍團。
  
  受到朱德保護而免遭張國燾迫害的幹部、戰士還有許多,如衛生部長賀誠、紅軍大學教育科長郭天民和在長征路上一直被關押著的廖承誌等等。
  
  在朱德的教育下,一方麵軍的同誌提高了同張國燾鬥爭的藝術,一些處境很艱難的同誌也平安度過了艱難的歲月,避免了不必要的犧牲。紅一方麵軍的同誌與紅四方麵軍的團結也維係得好。
  
  三、積極行使總司令職權,團結二、六軍團,同張國燾作鬥爭,率領紅二、四方麵軍北上會合黨中央
  對於張國燾另立“中央”的嚴重錯誤,朱德一刻也沒有放鬆過鬥爭。徐向前對朱德同張國燾的鬥爭有過很好的記述。他說:“自從張國燾另立‘中央’起,朱德同誌就和他唱對台戲。他同張國燾的鬥爭,絕不像‘左’傾教條主義那樣,牙齒露得越長越好,而是心平氣和,以理服人,一隻手講鬥爭,一隻手講團結。我去紅軍總部匯報工作時,曾不止一次地見過他同張國燾談論另立‘中央’問題。他總是耐心規勸張國燾,說你這個‘中央’不是中央,你要服從黨中央的領導,不能另起爐灶,鬧獨立性。”
  
  北上到了陝北的黨中央,一直惦記著張國燾帶向南去的紅軍指戰員。毛澤東主席曾在幹部會上說:“我和同誌們都惦記著還在四方麵軍的朱總司令、劉伯承參謀長。丝瓜视频看污片app也都惦念著四方麵軍的同誌和五、九軍團的同誌們,相信他們是讚成北上抗日這一正確的方針的,總有一天他們會沿著丝瓜视频看污片下载安卓版北上的道路,穿過草地,北上陝甘,出臘子口與丝瓜视频看污片下载安卓版匯合,站在抗日的最前線的,也許在明年這個時候。”盡管張國燾犯了分裂黨自立“中央”的嚴重錯誤,黨中央從全局著眼,一直對他采取團結、教育的態度,對他仍留有餘地。
  
  朱德一麵對張國燾分裂黨和紅軍的錯誤進行堅決鬥爭,一麵著眼整個部隊和對敵鬥爭的需要,認為部隊既然已經南下,就應該打開戰局。那麽多紅軍,沒有地盤,沒有飯吃,無異於不戰而自斃。他堅信,隻要大家是革命的,最後總會走到一起的。因此,他積極行使總司令的職權。在軍事行動方麵,他及時了解敵情,研究作戰部署,定下決心。他要求各級指戰員根據川軍的特點,研究戰術,發揮運動戰的特長,以快以巧製敵,用小的代價換取大的勝利。朱德在逆境中不當“空頭司令”,盡量發揮自己的作用,完全是從愛護和發展紅軍力量出發的。
  
  在軍事上有朱德、徐向前等的正確指揮,從戰術戰役上講,南下的紅軍也確實打了一些勝仗,但正如張國燾提出“南下計劃”之初,中央就一針見血地指出“南下是白白犧牲生命”,“南下是絕路”一樣。11月中旬,終於在川西百丈關與敵優勢兵力相遇。雙方展開陣地戰,血戰七天七夜,雖消滅了敵人一萬五千餘人,但紅軍也損失近萬人,被迫撤出戰鬥。
  
  百丈關一仗是張國燾“南下計劃”的徹底破滅。南下之初,全軍八萬餘人,而今隻剩四萬餘人。張國燾猶如跌進了深淵,心慌意亂起來,當初與中央紅軍會師時那種盛氣淩人的派頭也消失了許多。
  
  與此相反的是中央北上打了大勝仗,直羅鎮一仗消滅敵人一個師。消息傳來,在剛剛吃了敗仗的紅四方麵軍中引起了極大震動。北上的勝利與南下的碰壁,形成了鮮明對比。紅四方麵軍的廣大指戰員對張國燾“南下方針”由懷疑、竊竊私語,到公開喊出“還是中央的北上方針對頭”,“南下沒有出路”,“丝瓜视频看污片app也應該北上才對”。全軍要求北上的呼聲日漸高漲起來。張國燾已成孤家寡人。
  
  百丈關失利以後,紅四方麵軍被迫向康定、爐霍、道孚地區轉移。曾一度支持張國燾“南下方針”的人,這時也開始動搖了。朱德抓緊時機做張國燾的工作,說:“丝瓜视频看污片app還是老主意:取消這邊的‘中央’,其他分歧意見,待日後坐下來慢慢解決。”
  
  當中央傳來斯大林同意主力紅軍靠近蘇聯、共產國際同意黨中央北上方針的消息時,對張國燾更是當頭一棒,他開始有了否定自己“南下方針”的意願,表現出了“急謀黨內統一”願意北上的跡象。來到康北高原的紅四方麵軍,準備籌集必要的糧物後,即刻北上。這時傳來了紅二、六軍團北上的消息。為了團結更大的力量促使張國燾北上,朱德決定改變不在康北停留的計劃,決定在這一地區停留下來,策應和迎接二、六軍團,會合後一同北上。
  
  南下碰壁,紅四方麵軍全軍上下要求北上的呼聲日高,共產國際肯定中央北上方針的正確,中央對張國燾一再的批評,令其回頭,朱德堅持不懈地幫助,擺在張國燾麵前隻有一個選擇:北上。因此,張國燾於1936年6月6日在爐霍被迫宣布取消他的“中央”。
  
  當二、六軍團在蕭克、王震、賀龍、任弼時、關向應率領下,勝利地同紅四方麵軍會合時,朱德激動地說:“好哇!你們這一來,我的腰杆也要硬啦!”任弼時笑著說:“總司令,丝瓜视频看污片下载安卓版來聽你的!”賀龍握著朱德的手說:“總司令,丝瓜视频看污片app二、六軍團天天想,夜夜盼,就盼和中央會合呢!”朱德堅定地說:“你們來了,丝瓜视频污片app无限看破解版一起北上,黨中央在毛主席那裏。”
  
  張國燾的“北上”,出於被迫,並不是真心要去陝北與黨中央會合,就在二、六軍團與紅四方麵軍會師時,他還派人向二、六軍團散發小冊子,製造混亂,散布中央有錯誤的輿論。為使會師後的部隊順利北上,朱德同任弼時、賀龍商量部隊的行動方案,防止張國燾的控製。二十多年後朱德回憶起這事時說:“後來任、賀來了,我和他們背後說如何想辦法去會合中央,如何將部隊分開,不讓他指揮。賀老總很聰明,向他要人要東西,把三十二軍帶過來了,雖然人數少,但搞了他一部分。”
  
  二、六軍團與紅四方麵軍會師後,遵照中央命令,組編了中國工農紅軍第二方麵軍。二、四方麵軍在朱德的率領下,克服了張國燾的分裂主義,勝利北上,最終與黨中央會合。當朱德率領紅軍總部抵達陝北,同黨中央會合時,便本文開始引述的那樣的動人場麵。朱德對張國燾的鬥爭,得到了黨中央的肯定,得到了毛澤東主席的高度評價,宣告了黨和紅軍同張國燾分裂主義作鬥爭的勝利。朱德為此做出了特殊貢獻。
  
  1937年3月,黨中央在延安召開政治局會議批判張國燾的錯誤時,朱德在發言中隻字未提自己個人所受的侮辱和委屈。他說:“張國燾一貫犯原則錯誤。他不相信黨,不相信群眾。對中央派去的幹部不信任。他要個人指揮黨。在肅反問題上也犯了很嚴重的錯誤,把革命同誌當成反革命,錯殺了不少人。在軍事上也沒有整個作戰計劃。紅一、四方麵軍會合後,他對中央極不尊重。從阿壩會議到鬆崗卓木碉(腳木足)會議,他進行了不少反黨反中央的活動。後來他過不了黃河,才轉而和紅一方麵軍會合。”後來,朱德在與紅五軍團政治委員李卓然談到他們共同渡過的那段艱難曆程時說:“你看!現在還是黨的路線勝利了。如果我在初時不忍耐,就不能取得以後在四方麵軍工作的地位。如果沒有工作的到位,那麽就不能說服四方麵軍幹部了。“朱德這種既堅持原則立場,又不輕率地采取決裂的做法,在維護黨的團結和統一的前提下,不計個人榮辱,始終堅持正確的黨內鬥爭,為丝瓜视频看污片下载安卓版樹立了光輝榜樣。
  
  (作者係四川省委黨史研究室《四川黨史》雜誌總編輯,原載《四川黨史》1996年第6期)。